您现在所在位置:嵊州市谷来镇中学故事网 > 民间故事 > 传奇故事 > 正文
人猴恩怨

一、去猴王山看猴

白国帅早就想带着妻子和儿子去游览猴王山了。

白国帅是河干县政府的行政后勤局长,虽然说是一个科级干部,但县政府人来客往的,都要他出面招待。有人说白局长比县委书记和县长还要忙,这话一点也不夸张。这个星期,因为县里的主要领导外出考察去了,他才落得清静了几天,挨到星期天,准备带妻儿出去游览。

猴王山山高林密,山上清泉淙淙,风景秀丽,是河干县有名的风景区,山上历来产猕猴,游人游猴王山大都是为了观赏猕猴。猴王山上有两处着名景点,一为“猴王台”,一为“侯王寺”。既名猴王山,那么必有猴王。早在清代初期,侯王寺的僧人就在半山腰搭建了一个猴王台,以供猴王点兵,所以又称为“猴王点兵台”。还有一个景点就是远近闻名的那座古寺--侯王寺。侯王寺原名“猴山寺”,当地传说,明太祖朱元璋建立政权后大杀功臣,他的一个王子实在看不下去,又劝说无效,便离开京城四处游历。来到猴王山,见这里山清水秀,风景如画,那猴山寺不但建得高大轩昂,掩映在丛林之中别具一格,便在猴山寺出家做了和尚,后来又收容了不少从京城逃出来的功臣之后,这座寺也就被称为“侯王寺”。几百年来,侯王寺香火旺盛,代代相传,现在侯王寺的住持是个高僧,法名无垢。

游猴王山看猕猴,是白国帅的儿子白青三年前读一年级时就提出来的,白国帅也答应带他到猴王山看猴,因实在工作太忙,所以三年一直没有兑现诺言。

白国帅出门,都要戴一个假发套。三年前白国帅得了一场怪病,原本满头的乌发莫名其妙地脱了个精光。为医脱发病,白国帅全国各地的大医院都跑遍了,民间单方也用了无数,但他的脑袋就是长不出一根毛发来。后来白国帅也死了心,买了一个发套,平时出门就戴在头上,倒也看不出什么来。

白国帅的父亲白德仁在河干县城里开着一家饭店,名为“乡味餐馆”。乡味餐馆专门为食客供应各种野味,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张以来,生意做得红红火火。这会儿临出门,白德仁早已为儿子儿媳和小孙子准备停当,那辆宝马上,饮料食品样样俱全。白青见爷爷忙前忙后,便缠着爷爷,要他一起去猴王山。

“爷爷,你也去,一起去看猴子!”白青拉着白德仁不肯放手。

白德仁笑道:“二十年前爷爷经常去猴王山的,去得多了,也不觉得稀奇了,再说,爷爷还要照看餐馆的生意呢。”

二、猴子敬重剃光头的

猴王山距河干县城三十多公里,白国帅的宝马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风景区。停好车,白国帅背起装食物的包,向猴王台进发。

坐落在半山腰的猴王台,是用木头修筑的,高有三丈,上面用木板铺成一个平台,四周横七竖八有很多木条,可供三四百只猴子同时攀登。这一带常年生活着几千只猴子,由一只猴王统领着,那猴王常常和群猴在这儿聚集。这里虽然猴子多,但猴子和游人和睦相处,从来没有发生过猴子袭击游人的事件。有时有些顽皮的游人招惹了猴子,猴子们也只是“吱吱”地叫几声,然后避开了。

白国帅和妻子刘雪雪、儿子白青来到猴王台前,白青就在一块大石头上一躺,嚷嚷着叫道:“猴王点兵台到了,看猴子了!”

刘雪雪也道:“猴王台到了,我也累了,肚子也饿了。”

白国帅哈哈笑着放下包,拿出一块塑料布,铺在一块平坦的地方,然后从背包里拿出食物饮料。三个人刚要吃喝,忽然四面树丛中涌出十多只猴子来,在他们身边跳来跳去“吱吱”地叫着,看那神色是要讨吃的,白青觉得有趣,就抓起一把花生米撒向猴子,猴子们你抢我夺,吃得不亦乐乎,逗得白国帅一家开怀大笑。

白国帅打开一听罐头,那群猴子一见罐头,便叫着上前抢夺。白国帅故意逗猴子,左藏右藏不肯拿出来,把那群猴子惹急了,围着白国帅“吱吱”乱叫。这下把刘雪雪吓坏了,她大叫:“国帅,快给它们,别让它们伤了咱!”

白国帅呵呵笑道:“没事,这猴不伤人。”

但白国帅没有想到,猴子毕竟是猴子,那群猴子见了美味却吃不到,不由动了怒,于是仗着猴多势众,一拥而上围住白国帅又抓又挠,等到白国帅发觉不妙已经来不及了,他知道惹恼了群猴,连忙把手中的罐头扔掉,但那群猴子还是不依不饶,揪住他不放。

一只壮硕的公猴伸出前爪,一把揪住白国帅的头发,这一揪竟然把白国帅的发套给揪了下来。白国帅狼狈不堪。可那群发疯般的猴子一见白国帅光溜溜的脑袋,竟好像见到了什么圣物一样,刹那间同时住了手,齐刷刷地趴在一边。

这可是白国帅没有想到的,刘雪雪也从惊恐中清醒过来,她怕群猴再闹事,连忙把剩下的花生和糖果拿出来,撒给猴子。

那群猴子这才慢慢地围拢来,先是静静地吃,不一会儿又开始互相抢夺起来。

三、猴子绑架游人

白德仁的乡味餐馆是有着三十多年的老店,在河干县有些名气,食客很多。中午时分,乡味餐馆生意正忙,白德仁进进出出地招呼客人,忽然手机“嘀嘀”响了起来,白德仁以为是客人订座,一看手机,原来是儿媳妇刘雪雪打来的电话。

白德仁一听手机就被吓呆了,原来电话里刘雪雪惊恐万分地大叫道:“爸,不好啦,国帅和青被、被绑架啦……”

白德仁大吃一惊,这么多年来自己守着乡味餐馆,起早摸黑苦心经营,赚了些钱,担任了县工商联副会长,还被商业界推选为县政协委员。所谓树大招风,是不是什么人红了眼盯上了自己?他不由冲着电话大叫道:“是什么人绑架的,他们要多少钱?”

电话那头的刘雪雪急叫道:“爸,它、它们没要钱……”

白德仁叫道:“没要钱?那要什么?”

刘雪雪道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白德仁感觉到了不对头:“雪雪,你别急,慢慢说清楚,到底是什么人绑架了国帅和青?”

刘雪雪叫道:“不是人,是一群猴、猴子……”

却说那白国帅想不到,危急时刻竟然是自己的秃头解了围,他搔了搔自己光秃秃的脑袋,望着你抢我夺的群猴,惊魂甫定。忽然,抢夺花生米的猴子们安静了下来,一只只全都恭恭敬敬地蹲在一边,一双双眼睛望着猴王台。白国帅他们一看,原来猴王台上来了一只老猴,那老猴身体硕大健壮,毛色光亮,正瞪着一双眼睛在猴王台上威风凛凛地巡视着。白国帅猜想,这只硕壮的老猴一定就是猴王。

不一会儿,那只猴王好像嗅到了什么气味,停住脚步,一双眼睛盯着白国帅他们三人,然后慢慢地朝他们走来。猴王来到白国帅三人休息的地方,嗅着鼻子围着他们转了几圈。忽然,猴王的一双眼睛变得血红血红,好像遇到了仇人似的瞪着一双愤怒的眼睛,发出一声长啸,那啸声尖锐凄惨,直冲云霄。随着那凄惨的长啸声,四周的树林子里竟一下子涌出几百只大小猴子来,把白国帅他们团团围住。

随着猴王的长啸,那群猴也跟随着长啸起来,几百只猴子共同发出的凄惨长啸,惊天动地,那场景更是显得惊心动魄。

白国帅和刘雪雪、白青三个人置身群猴之间,四周是一片震耳欲聋的群啸,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,不由得紧张起来,十岁的青大哭,刘雪雪也吓得瑟瑟发抖,她一把抱住青。

忽然,那猴王又一声长啸,群猴顿时一片寂静。

刘雪雪颤抖着声音问白国帅:“国帅,怎么办?”

白国帅强作镇定,安慰刘雪雪道:“别怕,别怕,这里的猴子从来不伤人的!”话虽这么说,但他自己的双手双腿也不由自主地颤抖。

寂静中,只听得那猴王又一声长啸,那啸声在山谷中回荡。猛然间,那群猴子竟一哄而上,七手八脚地揪住白国帅和白青,一边叫着一边往猴王台上拖。可奇怪的是猴子竟然丝毫不碰刘雪雪,刘雪雪一见丈夫和儿子被群猴拖了去,想上前救护,有几只猴子就朝着她扮了几个鬼脸,又龇牙咧嘴地叫了几声,吓得她倒退了几步。

白国帅百思不得其解,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群猴,便冲着刘雪雪大叫道:“雪雪,快、快报警!”

刘雪雪连忙掏出手机拨打“110”,说明情况报了警,然后又打电话给公爹白德仁。

白德仁听儿媳妇说了经过,不由傻了眼,猴子竟然能绑架人?猛然,他仿佛想起了什么,心头一颤,额头上的那条伤痕不由隐隐作痛起来。

四、警察对猴子无可奈何

白德仁已经有二十年没上猴王山了。当年,他常常进山,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碰到了侯王寺的无垢大师,一番长谈后,白德仁从此便再不上山。

这会儿,白德仁心急火燎往猴王山赶去,等他赶到猴王台时,山上的游人已被疏散,警察和山林管理员已经将猴王台团团围住。白德仁赶到猴王台前,只见儿子白国帅和孙子白青被那群猴子用树藤捆绑在猴王台上,猴王台正中一把木椅上,那只猴王威风凛凛地蹲坐着,怒睁双眼,四面环顾,头顶一丛白毛正在山风中微微飘动,显得特别耀眼。猴王台四周几百只猴子严阵以待,有的在叫着,有的朝四面的人手舞足蹈扮着鬼脸。有两只猴子正用两把不知从哪儿捡来的生满了铁锈的烂铁刀,在笨手笨脚地刮着白青头顶的头发。

那猴王一双眼睛骨碌骨碌转着,当白德仁挤到台前,猴王就一眼看到了白德仁,不由长啸一声,一双滚圆的眼睛喷射出两道仇恨的火光,仿佛两把利剑直射白德仁。

这时的白德仁,不敢和猴王的眼光对视,却见小孙子的头顶已经渗出了殷红的血液,而白青早已吓昏了过去。白德仁见状,痛哭流涕:“我的孙子……”

这时公安局王局长问道:“你儿子和孙子以前来过猴王山吗?”

白德仁摇了摇头:“他们从来没有来过猴王山。”

这时几个警察请示道:“如果猴子要用烂铁刀伤人,要不要开枪?”

王局长道:“几百只猴子啊,开几枪不知能不能制服?”

见大家都想不出好主意,王局长沉吟了一会儿,道:“可以让管理员上去试试,猴子和管理员熟悉,想来不会出意外。”

于是两个山林管理员上去,但刚刚接近猴王台,就被一群猴子推搡赶了回来。有几个管理员拿来几筐板栗和水果,放在猴王台一侧,想让那群猴子放弃人质去抢板栗和水果。但那群猴子看一眼板栗和水果,又看一眼猴王台正中的猴王,见猴王不动声色,群猴也不敢有所动作,仍然严阵以待,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四周的人。

王局长和山林管理员面对这种场景束手无策,实在想不出既不伤害猴子,又能救出人质的方案来。

王局长狠了狠心,问身边的几个山林管理员:“如果开枪打死一只猴子,能不能警示其他猴子放人?”

几个山林管理员道:“看这架势,就是打死十只猴子,那群猴子也不会放掉那两个人的,说不定猴子一急,反而会向两人动刀!”

正当大家毫无办法的时候,忽然一个人越过警戒线,像疯了一般朝猴王台奔去,边跑边大叫道:“我来了!放了我儿子,放了我孙子!”

大家扭头一看,只见那人正是白德仁。几个警察想要阻拦,但已经晚了。王局长急得直跺脚:“两个还没救出来,又赔进去一个!”

五、无垢大师的猴缘

只见白德仁奔到猴王台前,朝着那只猴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并不住地磕头,口中“嘀咕嘀咕”地说着什么。

那猴王蹲坐在台中央居高临下,一双眼睛血红血红,直瞪着趴在地上磕头的白德仁。忽然,猴王又仰天长啸一声,还没等四周的人明白是怎么回事,只见几只猴子七手八脚地把白国帅和白青身上的树藤解开,然后推推搡搡地把两人推下猴王台,意思是要放他们走。白国帅见父亲还跪在猴王台前,便要去救父亲,那群猴子却不肯让他过去,几个山林管理员趁机把白国帅和白青父子拉了出来。

只见那群猴子吱吱一阵乱叫,一拥而上,连揪带拖,把白德仁带到猴王面前。这时大家都不明白,那群猴子连平时最友好的山林管理员也不卖账,为什么这个陌生人白德仁一上去,它们就轻易地把两个人质给放了。

大家正在惊疑间,只见群猴把白德仁拖到猴王面前,猴王双眼血红,围着白德仁转了几圈,然后猛地抓起那把烂铁刀,蹿到了白德仁面前。

众人一声惊叫,几个警察不由自主地举起了手里的枪。

正在这时,一声“阿弥陀佛”传来,有人叫道:“无垢大师来了!”

只见无垢大师身披袈裟,银须掩胸,双手合十,在两个僧人的陪同下来到了猴王台前。大家一见无垢大师,便让出一条道来,无垢大师慢慢走到前面,一个山林管理员上前几步,道:“大师,您和猴王有缘,能不能救下那个游人?”

无垢大师道:“待贫僧上去看一看,那猴儿不知为什么要伤害游人!”便径直朝猴王台走去。那群猴子一见无垢大师,竟然也闪开一条道来。

猴王见无垢大师前来,立即后退一步,望着无垢大师。无垢大师朝着猴王和白德仁望了一会儿,忽然莫名其妙地道:“冤孽……因果报应总有期……”

一个山林管理员叫道:“大师,请救人啊……”

无垢大师道:“善哉。冤孽待定等天明,就看这一对冤家能不能解开冤结……”无垢大师说着,径直走到白德仁面前,道,“阿弥陀佛,这位施主,你可还认得老衲?”

白德仁抬起头来,见了无垢大师,不由微微一震,道:“大师,你当年对我说的话,应验了……”

无垢大师双手合十,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吟道:

昨夜依稀佛殿进,

佛前唏嘘,

陌路似曾经。

卅年已过冤未尽,

往事尽在《弥陀经》。

浊世迢迢任你行,

芸芸生灵,

人兽皆同性。

因果报应无须等,

只缘未曾到天明。

六、有前因必有后果

大家都难以想象,在这关键时刻,无垢大师怎么有闲情逸致对着一人一猴吟起了《蝶恋花》。其实,大家都不知道,这次猴王绑架白国帅父子的祸源正出在白德仁身上。

那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白德仁开了乡味餐馆,因这一带交通发达,风景秀丽,人来人往很是热闹,他便专门经营一些野鸡野鸭野鹌鹑之类的野味。后来又在一些食客的撺掇下,还偷偷卖起了活猴脑。卖活猴脑就要活猴,于是他就私下收购活猴,有客人要吃活猴脑,就把猴子的脖子夹在一只中间开了洞的专用桌子中,剃去猴子头上的毛,用小铁锤敲破脑门,在猴子的惨叫声中,客人残忍地用小调匙舀出正微微冒着热气的猴脑,加上作料吃下。有时收购不到活猴,白德仁也会亲自去猴王山捕捉猴子,用夹子夹、用竹笼装,最歹的一招是用一只木箱,木箱上面钻一个小孔,刚好能伸进小猴子的前爪,里面置上几颗板栗,小猴子一见箱子里的板栗,伸进手就抓,谁知手掌捏住板栗成了拳头,就伸不出小洞了。因小猴子舍不得放开已经到手的板栗,此时白德仁上去用网兜一兜,几乎是十拿十稳。

有一次,白德仁用木箱捉住了四只小猴子,带回家关在竹笼里由客人挑选。客人点掉三只,点最后一只时,那只头顶有一丛白毛的小公猴竟然像人一样跪在了笼子里,朝着白德仁不住地磕头。但白德仁为了赚钱,丝毫没有一点怜悯之心,就在他抓住小公猴,往桌子的夹板中塞时,那小公猴仿佛知道哀求没有用,便决定拼死一搏,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,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,猛地伸出爪子挖向白德仁的眼睛,白德仁想不到小公猴会突然出手反击,一歪脑袋,小公猴抓破了他的额头。白德仁惊得手一松,那小公猴便趁机纵身跳上窗台,越窗逃跑了。

因白德仁经常上猴王山捕捉小猴,有时也到侯王寺歇脚,无垢大师得知白德仁专门捕捉猴子,就多次劝他,并告诉他人兽同性,捕杀生灵会有因果报应。当时白德仁不以为然。

有一次,白德仁上猴王山捕猴时,失足跌下山崖,被无垢大师救了,无垢大师又一次劝他放弃捕猴。送他下山时还念了两句诗:“因果报应无须等,只缘未曾到天明。”白德仁这才听从无垢大师的话,从此乡味餐馆不再经营活猴脑。

因侯王寺专门准备了一些食物,饲养一些老年猴子,所以猴王山的猴子和僧人们很好。刚才那群猴子为了抢夺那听罐头,曾和白国帅大闹,当抓掉白国帅的发套看到他的光头时,以为他是僧人,才改变态度对他恭敬起来。

白德仁没有想到的是,那只小公猴逃回猴王山,长大后竟然当上了猴王。刚才它嗅出了白国帅和白青身上有仇人的气味,就组织群猴绑架了白国帅和白青。

七、人猴恩仇了结时

此刻,白德仁跪在猴王面前,额头上已经磕出了鲜血。无垢大师衣袂飘飘,挡在白德仁面前,面对猴王双手合十,口中默默念着“阿弥陀佛”。

四周静得可怕,只有风在树梢的缝隙间穿过。终于,那猴王猛然跳起身来,三下两下跳下猴王台,到白德仁面前,围着他转了几个圈,“吱吱”地叫了起来,白德仁又赶紧地磕头,道:“我做的孽让我来遭罪,这是报应……”望着跪在地上磕头的白德仁,猴王的一双眼神从愤怒渐渐变成悲伤,然后昂首哀号。白德仁额头上的鲜血不住地往下滴,地上一片殷红。那猴王的哀号声震云霄,让四周的人毛骨悚然,猛然,猴王一纵身跳上一棵大树,发声喊,一眨眼不见了踪影,四周的猴子好像得到了什么命令,竟异口同声一声长啸,接着随着啸声纷纷跃进丛林,眨眼间都没了踪影,只是那啸声在山林间久久回荡。

四周寂静下来。无垢大师仍然双目微闭,双手合十,口中默念:“阿弥陀佛……”

0
0
 
广告
广告